所在位置:首页 >> 会计实务教程 >> 财务管理 >> 财管案例

“巨人”公司的兴衰——“郑州百文巨额亏损的会计浅析

分享到:

  
  郑州百文股份有限公司(集团)(以下简称“郑州百文”)是一家于1996年4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股份有限公司。想当年,“郑州百文”刚刚上市时,可谓风光十足,其显赫的销售业绩和利润,在上市后短短的一年间(1996年4月至1997年5月),其股价便从8元抬升至22.7元。就在此时,有一位S市刚刚退休的老工人,在听信了某些人对其财务报表中的经营业绩的介绍后,将其毕生积蓄6万元中的一半,以每股近20元价格,购入了1000多股。此后,尽管“郑州百文”的价格不断回落调整,又经过了除权和填权,其股价在1997年年底还是收市于15元左右。但这位老工人对“郑州百文”的会计业绩坚信不疑。1998年初,“郑州百文”1997年报闪亮登场,年报中的数据显示,“郑州百文”1997年的销售额继1996年之后再次翻一番。在深沪800多家上市公司中,“郑州百文”以70.46亿元的销售额排名第五。身居中原腹地的“郑州百文”能够夺得商贸类上市公司头筹已属不易,竟然还能与“四川长虹”、“上海石化”等股市巨霸相争,于是投资者们毫不犹豫地将其列入了绩优股的行列。这位老工人在庆幸自己当初决策正确之余,毅然将自己另一半的积蓄也投了进去了,期待更为丰厚的回报。
  然而,事实却与老工人的希望截然相反。1998年间,“郑州百文”的股价开始大幅下跌,年末的收盘价仅为6.97元。随后,“郑州百文”1998年年报证实了老工人和众多投资者的忧虑,回报不再是丰厚的股利,而是巨额的亏损。
  时至今日,“郑州百文”仍然无扭亏的迹象。1999年中报显示,其亏损额较之1998年更加严重。“郑州百文”特别处理的帽子是否能在短期内摘掉还是次要的问题,重要的是,“郑州百文”何时能恢复元气,重整雄风……而这位老工人在被深度套牢、痛心疾首之余,不禁要对“郑州百文”这一二年的会计报表产生疑虑:“到底是股市发疯了,我发疯了,还是“郑州百文”的会计报表发疯了?”
  “郑州百文”是如何在短短一年间从绩优股沦落为ST股?从会计角度来看,我们又可以从中吸取什么教训,得到什么启示呢?
  二、“郑州百文”基本情况分析
  “郑州百文”的前身是郑州百货文化用品采购供应站,1988年12月股份制试点改制后定名为郑州市百货文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并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郑州百文”于1996年4月18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公司主营:百货文化用品、五金交电、油墨及印刷器材、家具、食品、针纺织品、日用杂品、烟酒,等等。
  上市一年后,由于“郑州百文”骄人的业绩,不仅使其股价飚升,也使“郑州百文”成为沪深两市商贸股中的领头羊。1998年3月11日,公司公布1997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1997年度业务迅速扩张,其销售额在1996年度比前一年翻一番的情况下,1997年以惊人的速度在1996年的基础上又翻了一番。与此同时,每股收益和净资产收益率均比1996年有所增长。
  进入1998年,局势骤然急转。“郑州百文”在1998年度发生巨亏,净利润从1997年盈利7800余万元变为1998年亏损超过50000万元。一夜间,一个绩优股沦落为巨亏股。
  截至1999年8月31日的“郑州百文” 1999年度中报,反映了该公司没有扭亏的趋势,并且经营情况愈加恶化,已达到严重资不抵债的地步。继1998年年报之后,注册会计师再次对“郑州百文”财务报告出具了拒绝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三、对该公司近几年情况的会计分析
  对于如此大幅度的变化,我们将从会计专业角度,对“郑州百文”的会计历史资料进行分析。并力图通过这些会计分析,使我们对“郑州百文”的兴衰史有进一步的了解,而且,也希望这些分析对我们未来的会计改革,提供一些有益的启迪。
  从“郑州百文”1996年上市到1999年中报公布的主要财务数据看,1996和1997年该公司为迅速增长期,而从1998年起陡然下落,且下滑幅度惊人。于是,我们将“郑州百文”的数据分析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96年至1997年的上升期,第二阶段是1998年至今的下滑期。
  在第一阶段,“郑州百文”迅速扩张。虽然公司被“绩优、高成长”的光环所笼罩,但冷静而有经验的投资者通过分析,仍有可能从中觉察出潜在的危机。
  例如,虽然公司1996年和1997年分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销售额)34.82亿元和70.46亿元,同比增长152.69%和102.35%,同时,总资产增长了178.25%和60.43%,一举超过上海的第一百货、北京的王府井等企业,成为我国最具规模的商贸上市公司。但是,如果从销售利润率的角度看问题,我们发现郑州百文的利润率只有2%左右,不仅远低于商贸类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3.77%,而且从1996年以后开始出现明显的下降,至1998年为0.69%,除去个别主营亏损的商贸公司,排名为同类型上市公司中的倒数第二。
  同时,公司的利润构成也有问题。在公司信用销售的鼎盛时期,公司往往利用银行承兑汇票(承兑期长达3-6个月)进行账款结算,因而从回笼货款到支付货款之间往往有3个月的时间差,公司利用这笔巨额资金委托君安证券进行短期套利。仅1997年,该行为所产生的投资收益就达到4116万元,占当年公司利润总额的40%,因此,在当年的利润总额构成中投机行为所产生的收益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如果投资者仅仅考察其利润总额数,而忽视了其利润总额的构成,往往就会被表面假象所迷惑。
  进入第二阶段后,堆砌在沙地上的高楼再也撑不住了。虽然公司管理层越发地想去“粉饰太平”,但其财务报表反映出的问题也越来越多,所披露会计信息的价值也越发受到了质疑。
  首先,公司自上市后一直采用“先进先出”的存货核算方法,但在1998年年报中,却未作任何说明地将其更变为“加权平均法”,以至于会计报表信息的可比性荡然无存。我们知道,“郑州百文”是一个商业企业,其企业性质决定了其流动资产占公司资产总额的90%以上,而存货又在其中占到40%(根据公司1997、1998年年报计算得出)。因此,改变存货的计价方法对资产总额和利润总额会产生巨大影响。“郑州百文”是为了尽可能消除电视机削价风潮所带来的购销价格倒挂的窘境,不得已而出此下策,以降低期末的存货价格。由此,公司的存货金额从1997年年底的13亿元下降为1998年末的3.4亿元。虽然,这个结果有客观因素的作用(比如业务量急剧萎缩、主动消化清理库存等),但是,会计方法的随意变更,严重影响了公司资产的真实价值,令投资者无法通过前后期财务报表的对比,来判别会计报表信息的真伪。

下一篇: “安然破产”挑战公司财务经营理念

上一篇: 别让沉没成本误导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