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会计实务教程 >> 财务管理 >> 财管案例

惠普康柏合并:华尔街VS硅谷是情侣还是仇敌

分享到:

    此,一个比较直观的解释是:这个合并案的成功,意味着以费奥里娜代表的华尔街文化全面胜出,而以创始人休利特和帕卡德两大家族后裔为代表的硅谷文化则在这场话语争夺战中败下阵来。真是这样吗?
  何种文化?谁之冲突?——王冉评惠普康柏合并案   
  惠普与康柏的并购计划自提出以来,一直受到惠普公司创始人休利特和帕卡德家族后代激烈反对,有人将费奥里娜与休利特等人的矛盾视作华尔街文化与硅谷文化的冲突。就此问题,记者采访了易凯网络资本有限公司的ceo王冉先生。
  王冉曾在华尔街投资银行有过多年从业经历,深谙华尔街文化。他认为,不能简单地说休利特家族代表的就是硅谷文化,因为硅谷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包括惠普也走资本市场的道路;也不能绝对地说费奥里娜的执意并购就是一种华尔街作风,因为任何一个职业经理人都要为股东的利益负责。
  在王冉看来,费奥里娜的真实用意更像是“杯酒释兵权”,有削弱休利特和帕卡德家族在企业中影响的意味。实际上,任何一个家族式企业将来都有这么一个问题,如果你想向前迈出一步,把它做成一个公众式企业,你就有可能失去控制权。但你不迈出这一步,在市场的较量中就会输给公众企业。
  “如果硬要寻找文化上的冲突的话,我认为这是一种家族企业文化与公众企业文化的冲突,也就是说家族利益与公司利益的冲突。”王冉如此理解发生在惠普的这场权力争夺战后面的文化冲突。
  又爱又恨的“情侣”
  华尔街文化是一种以投资人利益为导向的文化,资本的扩张、企业间的并购都是这种文化的体现。王冉对此作了一个有趣的比喻,他说:“华尔街文化是一种养猪文化,它把企业当猪看,企业就是一个赚钱的机器,办企业是为了得到利益,一旦利益不存在,就没有不能卖的企业。它有一个基本出发点,即:认可人的贪婪,鼓励进取。所以在华尔街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但华尔街文化的局限也正在于它的“市场即是对的”这种心态,王冉指出,一切以市场为中心,当市场的信号是错的时,人会被市场所蒙蔽。
  硅谷是冒险家的乐园,硅谷文化相对应的是一种创新精神的体现。这里没有清规戒律,它适应于初创型企业,与华尔街相比硅谷更强调员工的忠诚度。对于它的缺陷,王冉认为,硅谷文化过于强调技术,对技术的商业化的理解有所偏颇。它想要一种急功近利式的商业成功,主张通过风险投资很快地把企业做起来,但实际上有些企业是需要一步一步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
  对两种文化的关系,王冉说:“华尔街文化与硅谷文化是一对又爱又恨的情侣关系,谁也离不开谁,但谁都认为自己更具有前瞻性。因为东海岸文化和西海岸文化本身就有所不同,就如中国的沿海文化与内陆文化有所不同一样。这两种文化其实还是合作大于冲突,比如在互联网泡沫兴起与破灭的过程中,两者之间是爱大于恨的,尤其在互联网经济火热的时候。”
  资本意志不可违
  新惠普在艰难中分娩,王冉认为这不是硅谷文化向华尔街文化的妥协,其根本原因在于这个并购案本身的可操作性,即资本的意志。他说:“经济本身是个很实际的东西,你所希望取得的经济效益能否实现,希望降低成本最终能否降低,这才是这次并购能否取得成功的决定性因素。合并方案最终能获得通过,还是因为合并以后利大于弊,而不是哪种文化占了上风的问题。即使费奥里娜是硅谷背景出身,在资本市场面前,这种决定仍有可能做出。”
  惠普康柏合并案引发文化冲突
  “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惠普公司股东都认识到了这一引人注目的战略以及合并所带来的经济利益,而且大多数具有决定意义的股东并没有与休利特和帕卡德家族及基金会联手,而是投票支持了这一合并。”这是来自中国惠普有限公司的官方新闻稿中惠普公司全球ceo卡莉·费奥里娜对支持她的股东发表的感谢词,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更早一些的消息是:美国东部时间3月19日下午2点16分(北京时间3月20日凌晨3点16分),美国惠普公司对外宣布,根据股东投票初步预测显示,公司股东已通过惠普与康柏电脑公司合并一案,至此,这个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并购案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    
  如果我们站在一个多维的视角,来回顾几个月来伴随惠普康柏合并案引发的种种冲突,就会发现这显然已不仅仅是公司股东意见不一致的问题了。有西方媒体称,在这一过程中,惠普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技术层面,而是来自企业文化层面,几乎就是一个纯哲学意义的挑战。
  自费奥里娜提出合并康柏的动议以来,就一直遭到惠普创始人休利特和帕卡德两大家族的后裔,以及一些惠普老员工的反对。他们为什么反对合并?其根源恰恰是他们所眷恋的惠普之道,一个典型的硅谷文化标本。创业、协作、员工的满意度和对公司的忠诚,正是这个文化必不可少的元素。可是,以挑战既定模式著称的费奥里娜上任以来,恰恰是打破了原有的这种平衡,并且让惠普人第一次尝到了裁员的滋味。那么下一步,费奥里娜将会把惠普带向何方?这个问题让许多惠普人忧心忡忡。于是,当康柏合并案这个带有典型华尔街资本运作风格的动议一经提出,就遭到了可以想见的本能抵触。
  此外,对于硅谷人来讲,恐怕还有一个很难跨越的心理关,即对“外来人”的某种成见。英国《金融时报》认为,惠普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人联想起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发生在苹果公司身上的肥皂剧。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和来自东海岸的经理约翰·斯卡利发生严重分歧,经过一次董事会斗争,乔布斯被踢出局。10年后,乔布斯重返苹果公司,但苹果无法再现80年代的辉煌。这个经典故事一直为硅谷人所熟知,所以直到今天,这些西海岸的技术精英们,对来自东海岸的那些职业经理人仍然抱有很大的戒心。他们经常会说:“警惕那些‘外来人’,他们很危险。”
  不幸的是,费奥里娜就是个标准的“外来人”。
  惠普正是需要华尔街的时候 ———李彦宏评惠普康柏合并案

下一篇: 海信财务管理两大“法宝”

上一篇: 加强企业财务管理的措施